欢迎光临湖北省水文水资源局!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是:湖北省水文水资源局水文文化水文史志→内容阅读

中国水文大事记(清代后期)

2017-09-14 09:54:42 浏览次数:
(八)清代后期(1841~1911年)
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
(2-1) 北京开始连续观测降水量
俄国教会在北京进行连续降水量观测及其他气象观测。后由帝俄中央科学院继续进行至光绪九年(1883年)止。为中国最早开始引用西方技术作长期连续观测和记录降水量的测站。其后,入侵的外国势力,凭借其取得的在华传教和通航的特权,在中国沿海及内地相继由教堂、海关设立测候所观测降水量:如香港(1853年)、上海(1873年)、汉口(1880年)、福州(1880年)、温州(1883年)、北海(1885年)、九江(1885年)、烟台(1886年)、镇江(1886年)、台中(1891年)等地,均先后由外国人开始观测。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
(2-2) 黄河中游洪水
8月6~8日,黄河中游发生一场大暴雨,雨区主要处在黄河中游河口镇至龙门区间两侧支流特别是西侧支流,以及泾河支流马连河、洛河上游地区,暴雨中心在皇甫川、窟野河一带及泾河支流马连河、洛河上游地区。这次洪水是由西南东北向切变线型暴雨造成。经嗣后调查考证推算,黄河干流陕县站洪峰流量为36000立方米每秒,其洪峰水位为1385年以来的最高值。洪水下泄至中牟县将原有溃决口门复又冲宽至360丈(约1000余米),大量洪水均由中牟口门向东南漫流,经贾鲁河入涡河、大沙河后夺淮归洪泽湖。豫、皖两省共有40余州县受灾。
(2-3) 麟魁论三门峡的控制作用
据《续行水金鉴》载:道光二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麟魁(时任礼部尚书)奏称:“陕州万锦滩居二门山上游,每岁清明立志桩,霜降即撤。黄河水报必於此者,以下有三门阻扼,水去不能迅疾,极马之力可以行及水前。是全河咽喉不在万锦滩而在三门山。若三门山则固天之设险以蓄河势,无庸疏凿矣。”
清道光二十八年、二十九年(1848、1849年)
(2-4) 长江中下游连年大水
道光二十八年入夏以来,长江中下游沿江各省普遍多雨,江湖并涨,堤圩冲决甚多。湖北“枝江大水入城”、“江夏(今武昌)城内,水深丈许,舟泊小东门。”湖南江湘并涨,堤围亦多漫溃。江西赣江大水,8月江水自湖口西溢,鄱阳湖逆流而上,滨湖各县水灾惨重。安徽江淮并涨,圩堤漫决成灾。江苏江海暴溢,长江两岸水深数尺。道光二十九年,长江中下游鄂、湘、赣、皖、苏诸省继上岁之后,又连续发生大洪水。鄂省2-6月阴雨不断,江湖并涨。沿江各县及汉江均大水为灾,为数百年所末见。江浙太湖地区并沿江一带大水,江海潮溢。据历史资料记载:该年太湖流域为自明崇帧十三年(1640年)以来209年中的最大洪水。
清咸丰五年(1855年)
(2-5) 黄河决口改道
据《清史稿·河渠志》载:“咸丰五年六月,决兰阳铜瓦厢(在今河南兰考县东坝头乡以西),夺溜由长垣、东明至张秋穿运,注大清河入海,正河断流”。从此结束了长期以来黄河夺淮的历史。黄河北徒后,大运河南北断航,淮河亦不能回复故道,淮水从此主要由江苏三河经高邮湖流入长江。
清咸丰六年(1856年)
(2-6) 吉林中部洪水
8月,吉林中部、黑龙江拉林河水系和辽宁部分地区发生特大洪水。据调查,松花江中上游和拉林河,为近百年来的最大洪水;辽河支流东辽河、清河和干流铁岭站,为历史洪水的第二至第五位。这场洪水灾害较重,如《吉林通志》载:“咸丰六年,吉林、伯都纳(扶余)、三姓(依兰)、阿勒楚喀(阿城)灾。分别缓蠲旗民谷仓丁银。”《永吉县志》载:“咸丰六年,六、七两月间淫雨,松花江水溢,温德亨河决口,水浸省城(吉林),北极、致和、德胜三门外尽成泽国,淹没田庐无算”。《开原县志》载:“咸丰六年夏大雨,河水泛涨,水深丈余,冲没田禾坏庐舍,人畜漂溺”。
清咸丰年间(1860年前后)
(2-7) 设置“罗星塔零点”
19世纪60年代,英国人在福州市马尾镇对岸长乐县营前设立海关,建立码头。在离码头台阶一米处的岩石斜坡处刻一标志,作为高程零点,称为“罗星塔零点”。后因该点经常浸水,甚至泥沙湮没,不便使用,乃在该零点附近较高岩石上另刻一标志,称为“罗星塔基点”,其高程为2.743米。此高程系统直到20世纪50年代,仍为福建省水利、水文系统广泛应用。
清咸丰十年(1860年)
(2-8) 上海黄浦江设置水尺
1842年以后,英、法等帝国主义列强先后侵入上海。外国侵略者为了航行安全,除在黄浦江东岸一侧设置引导灯桩外,又于1860年在张华浜设立“吴淞信号站”,树立水尺和信号杆,悬挂水位标球。这是在长江水系内最早设置的观测水位(潮位)的近代水尺。
(2-9) 长江洪水
入夏以来,金沙江下游、三峡地区、清江及荆江一带,先后普降暴雨。金沙江洪水与三峡区间洪水遭遇,出峡后又与清江及荆州暴雨遭遇,遂形成流域性的特大洪灾。据《四川省近五百年洪旱涝史料》记载:“屏山,三月二十七日大雨雹,五月二十七日大水涨涌入城,二十八九日水更奇涨丈余”。“丰都,江水暴涨入城,塌城二百余丈”。“万县,六月大水入城,滨江市街,唯见屋瓦”。云阳、奉节、巫山、巴东、归州(今秭归)、宜昌及以下沿江城市均有水灾记载。据历史洪水调查,7月18日(夏历六月初一)宜昌洪峰流量达92500立方米每秒。枝城站洪峰流量110000立方米每秒。该次洪水冲开长江南岸藕池口,洪水泻入洞庭湖。
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
(2-10) 长江沿线等各地港口海关设置水尺
2月3日,英国侵华海军舰队从上海溯江窜到武汉等长江沿线各地窥探。此后,各侵略国为其舰船航行安全,在其开设之海关所在港口设置水尺观读水位。计有:
港埠名称
水尺开始观读时间
港埠名称
水尺开始观读时间
上海(江海关)
1860年(黄浦江水尺)
沙市关
1899年1月
南通
1918年7月
宜昌关
1877年4月
镇江关
1881年1月
万县
1917年1月
南京(金陵关)
1912年1月
重庆关
1892年5月
芜湖关
1880年5月
苏州关
1900年
安庆关
1924年2月
长沙关
1910年1月
九江关
1885年4月
天津海关
1878年
武汉(江汉关)
1865年1月
广西龙州海关
1896年11月
岳州关
1904年1月
广东三水海关
1899年
监利
1934年1月
哈尔滨铁桥
1898年8月
清同治元年(1862年)
(2-11) 珠江三角洲台风暴期
4月,广东珠江三角洲出现台风暴潮,“省河捞尸八万余”。是广东出现台风暴潮史料记载中死人最多的一次。
清同治六年(1867年)
(2-12) 设立导淮测量局
据《续行水金鉴》载:同治六年六月,江督曾国藩奏请於清江(今江苏淮阴市)设立导淮测量局,同年十月得到批准执行。同月“江督扎淮扬道开设导淮局,先将修淮事宜详议章程呈核遵办。局中应用官绅禀候本部堂会同漕督部堂扎委。立局之初,以测量地势高下为先务。……”
(2-13) 汉江洪水
据略阳、留坝、南郑、石泉、商县、郧阳等州县志记载:“八月阴雨连绵”,“八月霖雨四十日”,雨区范围还包括秦岭以北的关中地区。在八月十四至十八日期间(9月ll-15日)发生一次强度很大的暴雨。造成全流域性大洪水。经调查估算,安康洪峰流量为30000立方米每秒。位于暴雨中心区的堵河竹山河段洪峰流量为12500立方米每秒,为百年来的最大洪水。干流丹江口洪峰流量为45000立方米每秒,为自1867年以来的最大洪水。这场洪水造成汉江全流域大水灾。
清同治七年(1868年)
(2-14) 英人艾略斯考察黄河
本年,英国人艾略斯(Ney Elias)对黄河铜瓦厢决口后的新河道进行了考察,并于1871年在英国皇家地理学会公报第40卷发表了《1868年赴黄河新道旅行笔记》。
清同治九年(1870年)
(2-15) 长江上游洪水
7月,长江上游连续出现大雨和暴雨,嘉陵江中下游地区和重庆至宜昌段干流区间出现强度很大的暴雨,上游岷江、雅砻江,中游汉江、洞庭湖也出现大雨和暴雨。大雨区范围很广,致使长江上游发生一场特大洪水,中下游及长江干流重庆至宜昌段出现了数百年来最高洪水位。经调查推算求得长江寸滩站洪峰流量100000立方米每秒,宜昌站为105000立方米每秒,嘉陵江北碚站为57300立方米每秒。从考证资料推断,这场洪水为自1153年以来的最大洪水。四川、湖北、湖南三省及江西、安徽沿江地区均遭受严重水灾。该次洪水冲开长江南岸松滋口。
清光绪元年(1875年)
(2-16) 晋西洪水
7月17日,晋陕峡谷东侧、吕梁山以西的黄河支流蔚汾河、湫水河、三川河、义牒河等流域发生一次暴雨,历时约l天。大雨笼罩了兴县、临县、方山、离石、柳林等5县。暴雨中心在湫水河、义牒河流域。雨区范围还波及到汾河上游,滹沱河部分支流及沿黄两岸部分地区。同日,上述黄河支流发生特大洪水,陡涨陡落,来势迅猛,为1875年以来的最大洪水。据调查推算,湫水河林家坪站(集水面积1873平方公里)洪峰流量7700立方米每秒,三川河后大成站(集水面积4102平方公里)洪峰流量5600立方米每秒,均为1875年以来的最大值。
清光绪二年(1876年)
(2-17) 苏州立水则碑
光绪二年,江苏巡抚吴元炳令仿制吴江水则碑立于苏州胥门外河滨,以验河水消涨,而悉农情。此碑现收藏于苏州市碑刻博物馆内。
清光绪三年(1877年)
(2-18) 沿黄各省发生罕见旱灾
本年前后,沿黄河各省连续大旱,而以是年为尤甚。“河南有四、五季末收者,有二、三季末收者”,“报灾八十七厅、州、县”,“待赈饥民不下五六百万”,饿死者无数,状极凄惨。山西“比年不登,粮价日腾。”“被灾极重者八十余区,饥口入册者不下四、五百万,”“饿死者十五六,有尽村无遗者”。
清光绪四年(1878年)
(2-19) 黄河首用公制拔海高程
据《再续行水金鉴》(卷一百六)载:“是年测量壶口马王庙最高水位为四百六十五公尺零九,龙王庙最高水位为四百六十一公尺零一”。为黄河首次以“公制拔海计高”来测量最高水位。其后于光绪十三年(1887年)、十九年(1893年)等年亦在同一地点作过最高水位测量。
清光绪八年(1882年)
(2-20) 皖、浙地区洪水
6、7月在大别山区、皖南山区和杭嘉湖地区,发生一场历史上有名的“光绪壬午年大水”。这一地区于6月16-20日和7月8日出现两次成灾暴雨,范围涉及皖、浙、赣、鄂四省,主要在皖、浙两省。暴雨区范围广,横跨大江南北,大别山区和皖南山区同时出现大暴雨。此种情况为历史上所少见。根据淠河、皖河、青弋江、饶河、信江及钱塘江等河流的洪水调查,洪峰流量均为近百年来的最大洪水。安徽省灾情较重,全省有60州县受灾,赈灾人口达22万余人。
(2-21) 印度潘底特率队测量黄河河源
英属印度政府派遣由潘底持(Pundit A.K)率领的测量队横越西藏,过黄河上游楚玛河,通过鄂陵湖西岸,越山以至黄河河源。1879-1882年测量成果刊于1885年英国《地理杂志》。
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
(2-22) 珠江流域洪水
6月,珠江流域除云南少雨干旱外,贵州、广西、广东三省普遍降雨,两广雨势较大。根据清代故宫档案及有关地方志的记载,形成该场洪水的主要降雨时间在6月12-18日。暴雨中心区:一个位于湘江上游的全州、桂江上游灵川、桂林、兴安一带;另一个位于北江英德、清远、怀集一带。珠江流域西江和北江同时发生大洪水。西江支流柳江、桂江、贺江以及北江支流潖江、滨江均发生近百年来未有的特大洪水。由于西江、北江同时陡涨,北江及珠江三角洲的灾情更为严重。广、肇二府属均遭水灾,广州市区城内水深一二尺,为数十年末见之水灾。
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
(2-23) 滦河洪水
8月14-21日,河北省燕山山脉迎风坡发生一次大暴雨,暴雨笼罩范围包括滦河流域、海河流域潮白河、蓟运河、北运河水系及永定河中下游地区,暴雨中心在滦河中游柳河、洒河附近。据《河北省洪水调查资料》:滦河干流鸡冠山(集水面积27800平方公里)洪峰流量15500立方米每秒,下游滦县(集水面积44100平方公里)洪峰流量35000立方米每秒。据考证重现期在100年以上。滦河下游迁安、卢龙、滦县、昌黎、乐亭5县受灾人口16.4万余人。
清光绪十三年(1887年)
(2-24) 昆明设量水石柱报汛
为昆明地区防洪需要,在昆明金牛寺盘龙河内设立量水石柱。其刻度是以地支子、丑、寅……等12字从下而上刻记,亥字最高。
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
(2-25) 辽宁东部洪水
8月7-19日,辽宁东部和吉林南部部分地区降大暴雨,暴雨中心位于鸭绿江下游一带,使鸭绿江下游干支流以及大洋河、浑河、太子河、松花江上游支流辉发河等流域均发生了历史上特大洪水。据调查考证,辽宁东部多数河流的洪峰流量都大于1960年实测最大洪水。大洋河沙里寨(集水面积4810乎方公里)为15600立方米每秒、鸭绿江荒沟(集水面积55420平方公里)为44800立方米每秒、浑江沙尖子(集水面积14813平方公里)为24400立方米每秒、浑河大伙房(集水面积5437平方公里)为10100立方米每秒,均为1960年洪水的1.21-1.32倍。太子河不少支流的洪水也大于1960年。辽宁、吉林两省30余县受灾,受灾耕地21.3万余公顷,人口57.2万人,死亡785人。
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
(2-26)荷兰单百克等在考察黄河中测验泥沙
本年,荷兰工程师单百克和魏舍来华对黄河下游进行考察,并写有考察报告。他们在考察过程中,曾在河南铜瓦厢、山东鲡泺口等处测验过黄河泥沙含量。(《黄河水利史述要》,水利出版社,1982年)
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
(2-27)黄河下游河道图测成
东河总督吴大澂于三月间奏请自河南阌乡金斗关至山东利津铁门关间测量河道,并与直隶总督李鸿章、山东巡抚张曜、河南巡抚倪文尉会商。旋即“遴派候补道易顺鼎总司其事,分饬各员按段测绘,于十六年三月全图告竣”,并“装潢成册,恭呈御览”。名为《御览三省黄河全图》。这是黄河上最早用新法测出的河道图。
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
(2-28)山西北部洪水
7-8月,山西连续阴雨40余天,7月9-15日及27-29日,晋北地区发生两次较强的降雨过程。第一次主雨区在晋北南洋河、桑干河、大清河及滹沱河上游。第二次主雨区在晋、陕、蒙交界带的托克托到佳县黄河两岸及汾河上游与恢河一带。这场洪水主要发生在永定河、大清河、滹沱河、汾河的上游山区。根据调查洪峰流量,汾河下静游(集水面积4423平方公里)为4500立方米每秒,滹沱河界河铺(集水面积6031平方公里)为3170立方米每秒,均为近百年来的最大洪水;桑干河石匣里(集水面积23944平方公里)为4800立方米每秒,为1801年以来的第四位大洪水。一些中小河流如大清河支流漕河、界河、大沙河,永定河支流恢河等也出现近百年来的最大洪水。山西、河北两省造成了一定灾害,以山西汾河中下游灾情较重。
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
(2-29)山西南部洪水
8月6-8日,山西南部汾河流域平遥以南地区有一次历时三天的降雨过程。随着雨区东移,7-9日沁河以及丹河流域亦随之降雨。雨区主要分布在三川河、汾河太原以南地区。暴雨中心位于汾河下游东侧涝河、潏河、浍河以及沁河、丹河流域和浊漳河上游。8月8日,汾河、沁河相继出现洪峰。沁河下游武涉等县于9日发生溃堤漫溢。经调查汾河下游柴庄河段(集水面积33932平方公里)洪峰流量3870立方米每秒;沁河五龙口(集水面积9245平方公里)洪峰流量5940立方米每秒。这场洪水为山西南部地区近百年来的最大洪水。
(2-30)汉江设报水钟
据《再续行水金监》(卷二十三)载:“是年,夏口县(今汉口)设汉河报水钟,钟设南岸武圣庙城楼上。”
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
(2-31) 李鸿章建议山东黄和河大堤安装电话
据《再续行水金鉴》(卷一百三十九)载:光绪二十五年二月,李鸿章奏“筹议山东黄河大加修治办法十条”中第九条为:“南北两堤应设德律风(电话)传语,以期呼应灵通。……永定河近年设德律风传语,大於工防有益,山东黄河应仿照办理。”
(2-32) 比利时卢法尔建议加强水文测验
据《再续行水金鉴》(卷一百三十九)载:光绪二十五年二月,李鸿章奏转比利时工程师卢法尔考察黄河后提出的建议书:“……有应行先办之事三:(一)测量全河形势,凡河身宽窄浅深,陡岸高低厚薄,以及大水小水之浅深均详志;(二)测量河图须纤悉不遗;(三)分段派人查勘水性,较量水力,记载水志,考求沙数,并随时查验水力若干,停沙若干,凡水性沙性偶有疑义,必须详为记出,以资参考。以上三事皆极精细而最关紧要者,非此无以知河水之性,无以定应办之工,无以导河之流,无以容水之涨,无以防患之生也”。“应照永定河办法,沿河设立电线,按段通电,随时随事报知全河官弁,俾患可预弥,此为刻不容缓之事。”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
(2-33) 闽江洪水
6月26-28日,福建北部地区连降大暴雨,暴雨中心在闽江上游支流建溪一带,并偏重在南浦溪和祟阳溪两支流的上游地区,造成了闽江流域历史上特大洪水。经调查推算得建溪干流七里街站洪峰流量为20300立方米每秒,汇流后,闽江干流十里庵站为29500立方米每秒,下游竹岐站为29800立方米每秒。七里街和十里庵两站均为1900年以来的最大洪水,竹岐站则为1877年以来第2位洪水。由于上游来水甚大,到达下游福州市时,适值海潮大汛,受海潮顶托,致使洪水四溢,福州城内水深丈余,浸淹达两昼夜始退。闽江洪水灾情之重,超过1876年和1877年,是近百余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大灾。
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
(2-34)成立海河测水机构
海河工程局成立测水机构。在海河干流陆续设置十余处潮水位站,1904年5月5日,在天津德国码头开始施测流量。
(2-35)设置“大沽零点”
本年,海河工程局以天津市大沽口北炮台处寻常高潮之最低海面为零作为起算高程,称“大沽零点”,并在大沽口北炮台院内埋有标石,其顶高为大沽高程16.1英尺,该局采用4.912米,后被毁。顺直水利委员会于1931年在该会院内(天津市自由道22号)建永久性水准点。后因发现天津市地面沉降,乃于河北宝砥县建立基岩原点,其大沽高程为6.226米。
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
(2-36) 黄河上游及川西北洪水
7月11-18日,青藏高原东侧的青海东部、甘肃南部、四川西北部等地区普降大雨。雨区包括长江、黄河上游广大地区。这次降雨时间长(5-7天),强度均匀,雨区范围广(约33.5万平方公里)。各河所形成的洪水峰高量大。主要河流洪峰流量约为实测最大记录的1.09-1.53倍。经调查,黄河兰州站(集水面积222551平方公里)为8500立方米每秒;大渡河泸定站(集水面积58943平方公里)为7350立方米每秒;雅砻江雅江站(集水面积65729平方公里)为5840立方米每秒;白龙江碧口站(集水面积26086平方公里)为5370立方米每秒;洮河沟门村站(集水面积24973平方公里)为3000立方米每秒;大夏河冯家台站(集水面积6851平方公里)为1160立方米每秒。这场洪水给黄河上游及川西北等广大地区带来了巨大损失。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
(2-37)设置“吴淞零点”
清咸丰十年(1860年),吴淞海关港务司在黄浦江西岸张华浜设立吴淞信号站,设置水尺观测潮水位,光绪九年(1883年)初,在水尺附近埋设一基准标石。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根据同治十年(1871年)至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30年间实测的潮水位资料,以比实测最低水位略低的一个高程,确定为“吴淞海关零点”,简称“吴淞零点”。民国10年(1921年)上海浚浦局在距信号站基准标石约300米处设钢筋混凝土水准点,名“张华浜基点”,基点铜头顶端高程为5.1054米。民国11年(1922年)扬子江水道讨论委员会由张华浜基点引测,施测吴淞至湖北宜昌精密水准,并在镇江设立“镇江Y.R.C.B.M.308”(简称镇江308)高程9.387米(后来实际采用民国36年扬子江水利委员会精密水准校测高程9.391米),是为长江流域普遍使用吴淞高程系的引据基点。
(2-38)俄国人科兹洛夫探黄河河源
6月,俄国探险家科兹洛夫(КОзЛОВ)到达黄河河源鄂陵湖、札陵湖附近,测得札陵湖海拔13000英尺,两湖相隔10俄里,扎陵湖周100俄里,鄂陵湖周120俄里,两湖相连的川长15俄里,宽105-135英尺,分布成网状,水呈黄色。
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
(2-39)德人台飞探黄河河源
德人台飞(Albert Tafel)探黄河河源,摄有阿勒坦噶达素巨石照片,测定其地理位置北纬35°06'30",东经96°04'00"。源头处地广数公里,有无数出水口水潭散布。星宿海上游为阿勒坦郭勒,又东约40公里有楚儿莫扎陵水由西南流入。
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
(2-40)徐世昌勘查松花、图们、鸭绿三江江源
5-9月,钦差大臣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勘查奉天(今辽宁)、吉林两省界线、长白山主支各脉及松花、图们、鸭绿三江之源。勘界副委员刘建封(安图知县)领队,历时四个多月,对东西长约300公里,南北宽约180公里的长白山腹地进行了勘查。著有《长白山江冈志略》、《长白设治兼勘分奉吉界线书》、《白山纪咏》等著作,并摄成了《长白山灵迹全影》,绘制了《长白山江冈全图》等画册。
(2-41)设置“珠江基面”
两广督练公所参谋处测绘科在广州西濠口粤海关前珠江边设立水尺验潮,取得中等潮位定为零点,由此联测出粤海关正门口基石面高程,作为珠江高程起算点。后广东陆军测量局将其高程引测至广州大东门北横街两广陆军测绘学堂(1911年后改为广东陆军测量学校),在学堂内埋没花岗岩标石,使标石面高程恰为高出中等潮位5米,并在石面上刻“此石面高于中等潮位五密达”。此后数十年中,该标石高程曾假定为10米、110米,至1954年10月1日起恢复为5米,并称之为“珠江高程系水准原点”,称其基面为“珠江基面”。从此开始,珠江水系的水利、水文测量统一采用“珠江基面”高程系统。
清宣统元年(1909年)
(2-42)松花江上游洪水
7月23、24日,吉林东北部低山丘陵区发生大强度暴雨,暴雨区位于长白山西侧,约5-6万平方公里,暴雨中心在永吉、蛟河、舒兰、九台四县。这一地区的松花江上游各支流及拉林河上游和牡丹江上游均发生了特大洪水。调查的洪峰流量有:松花江上游丰满站(集水面积42693平方公里)为12000立方米每秒;拉法河跤河站(集水面积2426平方公里)为3400立方米每秒;牤牛河江密峰站(集水面积618平方公里)为2130立方米每秒(1846年以来的最大洪水)。该场洪水造成的灾害很重,冲垮田禾达万余公顷,淹毙人口数以千计。
清宣统三年(1911年)
(2-43) 淮河开始水文、河道测量
本年根据张謇(1853-1926年)建议于清江浦(今淮阴市)设立江苏水利公司,后改为江淮水利测量局,组织力量施测淮河水系河道、地形、雨量、水位、流量。民国2年(1913年)组织导淮局,以张謇为督办,继续进行淮河测量。至民国9年(1920年)4月,督办江苏运河工程局(张謇为督办,沈秉璜为秘书兼工程科长)下设淮扬徐海乎剖面测局及以后改组的江北运河工程处(属江苏省建设厅水利局),均进行了运河测量工作。沈秉璜将有关勘测资料整理成《勘淮笔记》。民国17年(1928年)设立导淮图案整理委员会专门搜集整理导淮有关文献。据统计:1911-1922年间,淮河流域共完成测绘图表25卷又2485幅,资料1144本。
(2-44)呼兰河、汤旺河洪水
7月19-24日,黑龙江省境内松花江北侧支流呼兰河、汤旺河流域普降大暴雨。由于暴雨中心位于诸河中、上游,7月23、24日前后,上游各支流同时并涨,然后移向下游。经调查该年洪峰流量:呼兰河兰西站(束水面积27305平方公里)6540立方米每秒,为1851年以来的最大洪水;汤旺河木良屯站(集水面积19985平方公里)7920立方米每秒,为1851年以来的第1、2位洪水。该场洪水使5县400多个村屯造成灾害,灾民达11.6万人,淹没耕地27.4万公顷,冲毁房屋近5000问,死亡180余人。
(信息来源: 编辑:)